我的2019,走進狂野非洲( XIV·贊比亞)

那些無畏的勇氣拋開十四世紀末到十六世紀 歐洲 中世紀結束至文藝復興期間那些勇於探索世界的勇士不談, 比如 哥倫布 , 比如 麥哲倫;雖然他們本身極不完美,甚至暴虐殘忍, 比如 皮薩羅, 比如 德雷克。但他們身上異於常人的勇氣給全世界的人們打開了一扇又一扇窗,刷新了人們的認知,並激勵著執著於探索未知的英雄們前赴後繼。
於是,在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有這樣幾個名字值得被銘記,他們是大衛·利文斯通、 亨利·莫頓·史丹利、 以及 喬治 ·德隆。
前者發現了 維多利亞瀑布 和 馬拉維 湖,並一度失蹤於 非洲 叢林內。
利文斯通的渺無音訊在 歐洲 一度引起軒然大波,於是亨利·莫頓·史丹利組織探險隊深入如今的 贊比亞 腹地尋找利文斯通。像前面提到過的所有探險家一樣,這種絲毫沒有希望的事情居然被史丹利給做到了,這件事再度轟動 歐洲 。史丹利的名氣一時無兩,驚動了 比利時 國王利奧波德二世,於是隨後在剛果發生的血腥事件以此二人為肇始。《利奧波 德國 王的鬼魂》對此作了詳盡的述著。
而 喬治 ·德隆,這艘 美國 軍艦珍妮特號的船長,為了探尋 北極 航海而幾乎全軍覆沒的故事,被《冰雪王國》譜寫成了一曲令人動容的慷慨悲歌。
這些人和事,或多或少都和另一個叫做小詹姆斯·戈登·貝內特的人有關,他是《 紐約 先驅報》的老闆。關於他的為人和行事,那是另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傳奇。其精彩程度,絲毫不亞於前面這三位探險者。
扯了這麼多閑篇,言歸正傳。2019年4月16日,灑家來到了 博茨瓦納 ,就在利文斯通發現的 維多利亞瀑布 西鄰一個叫做卡薩內的城市,位於喬貝國家公園的北側,和瀑布只剩下一條贊比西河之隔。如今在贊比西 河北 岸的地方,已經有一座以利文斯通為名的城市,而在贊比西 河南 岸,城市之名乾脆以 維多利亞瀑布 城為名,卻屬於 津巴布韋 的疆域了。

那些喬貝的所遇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在這一天的晨曦里, 接上篇: http://www.mafengwo.cn/i/17279860.html
同樣裹成狗熊一樣出門,好在從酒店到喬貝國家公園入口只需要十五分鐘車程,不必再有凍成冰棍之苦。
​​​​因為水的關係,喬貝(Chobe)國家公園的林木茂盛程度,要濃密於 莫雷 米(Moremi)野生動物保護區。道旁不時可見大象的巨大骨骸,鼻端偶爾飄過大象糞便的氣息。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__喬貝國家公園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__喬貝國家公園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__喬貝國家公園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睜大了眼睛在林中搜尋,除了陽光在草木間留下的斑駁,在頗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除了鳥兒近乎一無所獲.
功夫不負有心人。一隻、兩隻、三隻……直至成群的羚羊開始享用掛著露珠的鮮嫩青草時,雄獅也在遠處伺機而動,尋覓著自己的早餐。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__喬貝國家公園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__喬貝國家公園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這是紫胸佛法僧。
自 肯尼亞 和 坦桑尼亞 、這撒哈拉以南的 非洲 之行以來,雖極大的豐富了那以前僅限於動物園一樣的認知,卻因為其動植物的種類和體量,實在是眼花繚亂目不暇接,短時間內著實沒能記住多少種屬類目。這紫胸佛法僧卻是個例外。
大概它頻繁出現眼前,大概因為它的奇葩名字,大概因為它是 肯尼亞 和 博茨瓦納 國鳥的緣故。
如果再有機會踏上這片土地,灑家一定會提前準備一份動植物目錄隨身攜帶。。。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下車方便時,也要隨身帶好你所有的貴重緊要物品。
獅子 習慣了羚羊的美味,如果不是餓急了,根本沒有意願來嘗試人肉的滋味,誰知道人肉好不好吃呢?還是吃習慣的那一口最保險對吧?
但是猴子和狒狒可能偷走你的護照,搶走你的相機,拖走你的背包……尋找一切它認為的可能會裝著美味的東西。 防不勝防,惡劣之極。
比如 眼前這幾位。。。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__喬貝國家公園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__喬貝國家公園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

贊比亞自助遊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