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南風面

遂川自助遊攻略
  南風面,海拔高2120.4米,為羅霄山脈群峰之巔,現為 江西 第三高峰。它座落在 江西 省 遂川 縣西南邊陲,距 井岡山 直線距離30公里、炎帝陵35公里,是 江西 贛江水系與 湖南 湘江水系的分水嶺。相傳中華民族的祖先炎帝神農氏在酃縣(今 炎陵 縣)一帶高山上採藥時,發現一座山一年四季刮南風,在山頂的南面曬藥,即使陰雨連綿的天氣,不出太陽也可被風吹乾,南風面因此而得名。
遂川自助遊攻略
  早在2016年的國慶,就想徒步南風面,但是由於種種原因,未能成行。兜兜轉轉,今年的國慶,終於盼來了所謂的天時地利人和:天氣好的出奇,愛好徒步的幾個同事也剛好對上了時間。而老公反覆痛了大半年的腳似乎也好了,他該值的班也值完了,終於可以一家三口第一次一起露個營,我也終於可以不用背負每次單飛時的深深負罪感了。
遂川自助遊攻略
10月4日,我們一行六人,開了兩輛車,清晨6:00於 吉安 出發 遂川 ,開啟了我心心念念已久的南風面的邂逅之旅。
遂川自助遊攻略
跟隨著導航一路前行,記不清從哪裡開始,天空開始藍的那麼純粹,那般令人心醉。過了戴家浦鄉街道,繼續往前,開始了山路十八彎。狹窄的 盤山 公路彎彎繞繞,非常考驗司機的技術。我們的美女司機雷子車技相當嫻熟,讓拿了駕照且駕齡快六年但從未摸過方向盤的我只有仰望的份。😂😂😂
遂川自助遊攻略
奔波了近四小時,上午9:40,我們終於來到了位於南風面山腳下的阡陌村。
遂川自助遊攻略
在離我們事先聯繫好的驛旅陽光客棧幾十米遠的地方,遇到十幾倆越野車組成的車隊一字排開停在路邊,以致我們無法再前行。下車打探才知他們由於功課做得不足以為可以直接開車上山,現在不得不打道回府。
遂川自助遊攻略
等待了片刻終於來到了驛旅陽光客棧。它是離上山路口最近的一間客棧。
遂川自助遊攻略
客棧豪華而乾凈。客棧老闆熱情實在,服務細心周到,菜的口味也很不錯。他是一個很值得信賴的人。他的微信號是:wint1315。我也是16年萌發去南風面念頭時在網上的攻略里找到了老闆的微信,見面時我們還互相打趣說聊了兩年的微信終於見到真人啦!😄
遂川自助遊攻略
吃飽喝足,我們開始整理行裝。同事都不想弄得太自虐,而10月1日晚突如其來的頭痛再加吐得一塌糊塗也讓我元氣大傷,加上老公也是第一次登山露營,而且又帶著孩子。所以綜合考慮,我們被迫土豪奢侈了一把,事先拜托客棧老闆幫我們找好了個師傅幫我們背裝備上下山。
遂川自助遊攻略
像不像鬧饑荒去逃難的?😂😂😂
遂川自助遊攻略
啰啰嗦嗦這麼久,一起來認識一下主要人物吧!中間那個身著軍色套裝的就是此行我們英明神武的隊長——周部。是他是他就是他,讓我們在冷風呼呼的山頂有熱氣騰騰的泡麵可吃,有暖入心窩的開水可喝。那位要去逃難的藍衣男子就是傳說中的——羅子。前面紅衣黃帽的美女就是我佩服得五體投地的優秀女司機——雷子,同時她也是美貌與智慧並存的大才女喲!最左邊的那位頭髮日益稀少的男子是誰呢?他就是俺老公也是勞工——大周。那俺又是誰呢?俺就是辣個紅衣紅褲紅鞋的女子 ——潔。還有那邊邊上站石頭上的黑衣男孩就是俺兒子——小周。
遂川自助遊攻略
十一點左右,我們一行六人在老劉的帶領下興緻勃勃地朝南風面進發了。
遂川自助遊攻略
往前走了幾分鐘,會看到兩條道,走右邊上灣水電站的那一條。
遂川自助遊攻略
只見路旁長了許多酷似草莓的野果子,兒子停下來說要摘點等會吃得解渴。其實小時候每每插秧時節,田間地頭就會有這種小野果,我也吃過很多。
遂川自助遊攻略
捕獲一枚偷吃野果的漂亮小姐姐😂😂
遂川自助遊攻略
走著走著,我們的雷子美女就不知什麼時候從哪裡撿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外加一大捆柴火?😄😄😄
遂川自助遊攻略
原來女孩是這大姐的,柴火也是這大姐的。
遂川自助遊攻略
出發十分鐘左右,我們就來到了坐落於高山谷底的冰臼,據說它因兩、三百萬年前的冰川運動而形成。它形態各異,蔚為壯觀!
遂川自助遊攻略
美女戲水😀
遂川自助遊攻略
看我大鵬展翅!😀
遂川自助遊攻略
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啊!
遂川自助遊攻略
兒子說:“粑粑,我要下去玩水!”粑粑說:“我們下山回來時再玩吧!”
遂川自助遊攻略
麻麻心想:帶著勞工出門就是好,有時間臭個美。😀
遂川自助遊攻略
在冰臼前停留片刻,我們就繼續往前了。由於這一段兩旁沒有很高大的樹木,也就沒什麼樹蔭可躲,為了方便路人休息,路旁偶爾有個這樣的人工小山洞供人小坐。
遂川自助遊攻略
有時還有前人用木頭搭好的路。
遂川自助遊攻略
由於是輕裝,雖然都是崎嶇不平的小路,但走得還是相對悠閑而又輕鬆。我們穿過竹林,越過壕溝,歷經一個半小時,來到了南風面實驗區邊界。
遂川自助遊攻略
這也標志著我們完成了行程的三分之一。
遂川自助遊攻略
試驗區到緩衝區的距離不長,不知是不是我記錯了。我有隨手拍照的習慣,根據查看圖片詳細信息,這兩者之間我們只用了十一分鐘。可看別人攻略說到達此標誌,已完成行程的一半。
遂川自助遊攻略
走著走著,慢慢形成了兩個小梯隊。我一路追趕著大周小周的腳步往前,而同事三人在稍微落後我們一點。老劉雖然挑著東西,但卻一路在我們的前面。碰到岔路,怕我們走錯,他會貼心地在那等著,等我們趕來,他又起身前行。